随感

窗外下着雨,滴答滴答地作响。

露月的岭南夜里,透着斯寒的冷气。

床上的被子显得格外单薄,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亮着暗沉的灯光,生活措施非常破旧不堪,还时不时散发着何处而来的恶臭,让凡人也不愿多待一刻。

资治通鉴1982印刷

自搬进这里,已一年有余,度过了一春秋热夏、寒冬。

躺在那僵床上,脑海浮现出昔日那位被人认为抽风发神经已逝已久的陈胜说的那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翻开枕边的那本《资治通鉴》阅读,以慰藉我那颗潜隐之心。

这也许就是孟子所说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吧。

你 的 每 一 个 赞 我 都 当 成 爱 和 喜 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