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妈的。

母亲节前一天,麻麻打了一个电话给我,我就知道麻麻又开始想( tào )念( lù )我。

自距离几个星期前过的二十一岁生日后,已熟悉掌握我麻麻的作案手法。

事件回顾

麻麻:明天出去吃个饭吧。

我:为什么明天去吃个饭,心想(麻麻平常都很节俭,怎么会说出去吃饭 (`・ω・´) )

麻麻:明天你农历生日吖,生你的那天很辛苦,所以应该请我出去吃饭。

我:(⊙o⊙)(⊙o⊙)(⊙o⊙)! ! !

 

麻麻虽然不认识字,但并不阻碍她在这个社会上发展,并常常能在一群高学历的人面前弹指间取得制高点。我麻麻真是牛逼 !

 

小学读三年级的时候过母亲节还给麻麻送过一副自个画的画,麻麻还当宝那样放在皮包里面。

后来南方天气实在潮湿,过了很多年后,那副画人间蒸发了。

想想小时候,我也是一枚天真无邪的单纯男孩。

 

我麻麻总是很忙碌的工作,奔波在外,很晚才回的家,但从来不会忘记周末的那两天在冰箱里准备饭食。

回家两天,本来想跟她一起去吃个饭,然而回去见到麻麻的时间总共不超过两小时,只能默默的在桌子放了几百块(对于不用破费的消费,我麻麻肯定是偷偷的乐了)。

 

儿子,妈的,母亲节快乐。

你 的 每 一 个 赞 我 都 当 成 爱 和 喜 欢 ~

4条回应:“儿子,妈的。”

  1. 小彦

    辛苦带大孩子的麻麻,很可爱

  2. Betty

    南方空气潮湿好,之前去西北旅行,鼻子干到流鼻血……

    • 雾仙

      @Betty 广州的五月天就像一个大蒸笼,热得不行,上一秒晴空万里,下一秒可以行电闪雷鸣。
      讲真,我一个南方人都无法接受这种操蛋的天气。

千头万绪,挥笔汇成评论一句。